Stefanie

陷入无聊的漩涡中,除了自救别无他法。

别生气了。要不屑。讨厌一个人只需要几分钟。对,我非常讨厌她。

然乌湖 小雨

无需去记得一些不想记得的事。无需去感伤或者气愤。只能说幸好趁早,不算晚。我永远都不会再去想念这样一个人。不会再去和她分享。我很后悔。那样的不坚决。白眼狼。无所谓,不用去在意。先这样吧。说的也都是废话。

2015年5月20日 04:32 泸定天气 雨

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。我现在比从前更坦然更安宁也更能放下,并不仅仅是因如今身在高原。她和她弟弟大步在前方走,我在后面慢慢的前进。这其实是很过分的。但她们却不知,还是并不在意。我们什么都不说,却冥冥中存在着一种遥远的冷漠感。我在内心对她的改变,以及再也不想去在乎她的感受。要爱自己,且更关心自己。路上的风景,也不太想去拍。出发后的第五天清晨,鼾声刺耳、无法入眠。于泸定登巴客栈写下这段感受。

2015年5月15日 家里 天气 阴

昨天今天尝试了怒火烧心的感觉。当它达到一个极限时,我终于淡了。就像自己把灵魂抽离放在空中观望般安宁。是的,我完全不会再去在乎她,即便我即将和她一起去旅行。我也可以笑,就像他说的,把这当成是分手旅行,以后再不要交这样奇葩的朋友了。他说她自私。这次只当是个教训。我可以放下了。不能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。我以前觉得有一天她终会懂,而现在是觉得她懂不懂我都不介意。因为我真切的不再把她当成朋友,且千万不要冠名最好的朋友这几个沉甸的字,受之不起。而她以后再不会出现在我的镜头里。恨她吗?我是不恨的。恨一个人太累,何必去恨。心里没有位置去恨。而以后的生活,我希望尽可能的简单,不去理会他人的居心。回忆到以前,觉得自己挺傻的。问我后悔吗,说不后悔太虚伪,付出过那么多感情的经历,却如今换回这般咄咄逼人。心是会疼的。我想就像他说的那样,有什么都闷到,不要去管别人,也无需从他人那里得到所谓的心的安慰。除了自我痊愈,自我努力,其他的都是假意。她的名字我可能不会忘,过去的那些在我心里也全然变味。人总是要向前看。我不怪她,更不祈求道歉。人一定要关心爱自己,而在别人那里的终究是徒劳的奢望,没必要糟践自己。而我依然要生活,那些对我好的朋友,我一样会回报我最真心的喜欢。快乐是要分享,而痛苦更应该分担。我不是个老师,我也无力去教谁。如果都不能站在同一个频率做心的交流,何必过多的废话呢。我不怪谁不怨谁。只是这次的失望让我的内心经历了一场曾未发生的波澜。让我安静的想了自己未来的人生未来的意义。我真的累了。需要休息。

这几天想了很多,还是忠于自己内心的想法,一旦想好了就只管去做。

她不再是我最好的朋友,而我以后也只会对自己好,关心自己。

倔强。固执。再见。

我再不会这样了。

2000年台北演唱会,以天黑黑ending。

2014年克卜勒演唱会,以天黑黑开始。

还有结尾,我要的幸福后,天黑黑散场编曲。

是你,给我的整个成长岁月,太多的珍贵。

而我也将一直会用我接下来的生命里每一天奋不顾身的去爱你。


我爱上让我奋不顾身的一个人。
我以为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。
然而横冲直撞被误解被骗。
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后总有残缺。


我走在每天必须面对的分岔路。
我怀念过去单纯美好小的幸福。
爱总是让人哭让人觉得不满足。
天空很大却看不清楚好孤独。

时间的流逝,这世间的东西越来越脆弱,而自己又是那么的不坚强。
很多的时候不想言说,太多的太短暂。
让这声音静止,让内心化为安宁。
好像很难得有多么的热情或去喜悦。
脸上的僵硬只为不流露我心中的悲伤,可是有什么好难过的。
会不会觉得生活太残酷,而不得不把闪烁的泪珠逆流到瞳孔的最远处。
照片是个矛盾的物体。回忆变得模糊,感受变得混沌。
如今越来越大,生活渐渐变得更加轨道,亦或是愈发的身不由己。
无论快不快乐,生活拖着你在前进,还是你拉住时间推着走。
你认为什么最重要,或是比较重要。
路其实终究都是自己选择的痕迹。
希望自己变得更残忍狠心,却始终丢不掉这孩子气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因为人是本该有感情的,对待万物,包括你。
你不是诗人,我不是墨客。
一些过眼的感触,闭上眼睛,只听见color me love...
一些过眼的感触,闭上眼睛,只听见color me love